一切似乎複雜化了。

簡言之,詩晴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  結婚兩年的老公,在紀念日的前一個午後偷情被她親眼目睹,在她心灰意冷決定提出離婚的要求時,卻發現一個小生命的到來。

「都懷了孩子,當然要好好生下來養他阿!能和哲浩擁有自己的小孩不是妳一直以來的心願嗎?」姊妹淘穆妍這樣說

「寶寶當然要生下來啊!雖然我知道是我兒子先對不起妳,我沒有資格說太多什麼,但孩子總是無辜的,對吧?」婆婆也搶著說

「妳好好想清楚吧!也找個機會和哲浩溝通一下,畢竟在還沒簽字前,你們仍然有夫妻關係,孩子的事又能瞞多久呢?就告訴他吧,告訴他妳所有的想法。」爸爸柔聲的勸告

「他還有那個資格嘛?他根本就不配知道我懷孕的事,那個濫人!」詩晴憤怒的說

 

說是這樣說,但在她的心中又是怎麼想呢?  婚前就被檢查出不易懷孕體質的詩晴,對於這個新生命的到來是喜悅的,但她卻又感到憂慮,她能夠給寶寶好的生活嗎?  她該為了孩子繼續勉強維持這段婚姻嗎?  不,就算孩子出生又能如何? 哲浩的心早就不在她身上,她是綁不住他的,又何苦讓這個孩子來這個世界受苦呢?

 

是的,想到那天的畫面,詩晴就不住的全身顫慄。  曾經和她愛了五年的那個男人,那個口口聲聲說要與她相守一輩子的男人,竟將別的女人擁在懷裡。  她怎麼能夠冷靜?  每當夜深人靜,好不容易停下手邊的工作,一闔眼,又會想起那惡夢般的一天。  那第三者驕傲的笑著,彷彿在嘲笑這段失敗的婚姻,嘲笑詩晴的傻,竟然傻到對哲浩的誓言深信不疑。

「妳該下台一鞠躬了,失敗者。  哲浩現在愛的是我,你們的愛,早就已經過期了。」畫了好紅的嘴唇不留情的吐出這句話,像毒蛇般的劇毒,瞬間將詩晴給吞噬

詩晴只得不斷的退,退到不被攻擊的安全地,轉過身,卻發現再後退一步,就是致命的懸崖。  眼看敵人不斷逼近,束手無撤的詩晴唯一能做的,就是搖搖頭,口中不停的念著祈禱文,希望這僅是惡夢一場。

 

「哲浩,我懷孕了……。」

思索了好久,詩晴還是決定向老公坦承,只是她卻發覺是自己讓自己成為了傻瓜,因為哲浩看起來無限的疲憊,而且絲毫無任何喜悅表情。

「詩晴,我知道妳一直都想要個小孩,但我們,是不可能擁有的,畢竟妳的體質……  這兩年來,我覺得好累,真的好累好累,在我最難過的時候,還好有雯雯的陪伴。  我們,離婚吧,就不要再綁住彼此了,這樣不開心的日子也該讓它終結了。」

「為什麼你可以說得好像自己完全沒有錯?  是誰先不愛的,不是說好要走一輩子的嗎?  怎麼才短短的時間你就變了?」詩晴激動的流下淚水

「如果妳要我道歉的話,那我開口可以了吧?  我承認,是我變心愛上了別人,是我背棄了我們的婚姻。但至少我是誠實的,我真的厭倦這一成不變的婚姻,和妳在一起我已經沒有任何的新鮮感,離婚吧!別再彼此耽誤了!」

 

詩晴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,老公坦承自己外遇外,還主動要求離婚。  原先她還以為和哲浩還有可能的,再給他們,也給未出世的孩子一個機會。

一個人在手術台上,詩晴不斷的顫抖著。  她覺得好疲憊,就這樣吧,一切都不管了,只要拿掉孩子,她就能得到救贖。 對,一切可以重新再來,她還有大好的未來在等著她,她可以在傷口痊癒後再度得到力量重新出發,然後會遇見一個真心愛她的人,他一定不會再背叛她。

 

醫生拿著人工流產同意書要她在上頭簽名,她不自覺的落下淚來。  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?  多少個日子裡,她期待著能牽著孩子的小手,陪伴著他過馬路,孩子是如此的深愛著她,她彷彿能聽見他“媽媽”、“媽媽”的叫喚著她,她就要這樣抹殺掉一個小生命了嗎?  她覺得她的頭好痛,無法思考。  究竟什麼才是她想要的?  她能夠確定那個嶄新的生活就不會有些許遺憾?  在夜深人靜時,她想起這個無辜被扼殺的生命時不會痛恨自己?

 

醫生見詩晴似乎無法下定決心,便出聲安慰:

「年輕人啊,每個生命都會決定是否該離開或留下。  順著上天的決定吧!妳可知道有人再怎麼想要孩子都無法保住阿,妳該好好珍惜這個機會的。妳和他很有緣,不然又怎麼會對自己的決定如此傷心、懊惱?

醫生的話讓詩晴想起了那模糊的回憶,在好久遠的從前,不正有位偉大母親,因為堅持保住孩子而犧牲了生命?  那關於生命的奇妙連結讓詩晴又再度淚崩,老天,她剛才差點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,這樣又怎麼對得起因為生她而難產的母親呢?  她覺得好慚愧,和母親比起來,自己實在是既渺小又無知。

 

最終,詩晴和哲浩還是離婚了。但詩晴卻有了新的目標,她要打起精神和還未出世的孩子好好的過生活。只要有了孩子,她就彷彿有了滿滿的力量,她決定,要愛著這個孩子,連帶著母親對她的愛,一起好好的活下去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cky 的頭像
Becky

隨筆人生

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