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了這三個女生,你一定馬上就能認出Ivy來。

 
這個女孩高了MiaClaire一個頭不說,就連穿著打扮也較為休閒中性。  她不像MiaClaire總是親切的跟旁人打招呼,只是給了人有點距離感的微笑。  她看似理性卻擁有相當感性的內心。  在一次飯局中,Ivy認識了廖,廖和Ivy在許多觀念上頗為相似,聊天時也非常投緣,於是廖對Ivy展開了追求。  雖然Ivy有意接受廖,但卻也同時想起了曾讓她難以忘懷的白,在回憶與現實無法取捨下,Ivy痛苦的流下了淚水。

 
Ivy,妳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?Claire焦急的問

 
「我......我發現我不知道該如何去愛人了,我真的好痛苦。」Ivy哭得無力站立,只能攤坐在地上

 
「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廖嗎要不要我們幫妳?Mia一邊安撫Ivy一邊關切的詢問

 
「不是,是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  廖的身上,有一個人的影子,他在某些方面很像我以前喜歡過的男生。  我想接受廖,卻害怕我是因為把它當成替代品才和他在一起的,我......。」

 
「來,Ivy妳先冷靜下來。  一個人不可能會和另個人完全相似的,慢慢來一定可以發現其中的差異的。  妳先不要哭了喔,看到妳這樣,我們都被妳嚇壞了。」Mia輕聲的對Ivy

  Ivy
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才又開口:

 
「對不起喔,我剛才失態了。」

 
「不會啦,妳不要想太多喔,一定會有辦法的。」Claire笑著說

 

  
過了幾天,白看見了Ivy因為困擾的文章而打了電話關切

 
「嗨,Ivy,妳還好吧我看了妳的文章。」

  Ivy
在電話那頭臉完全脹紅,她說:

 
「嗯,那你覺得我該接受他嗎?

 
「雖然那個人的感覺和我有點類似,但你們畢竟才認識沒多久,我想妳還是再多觀察好了。」

 
「嗯,我也覺得。  好,那就先這樣囉。」

 

 
思考了幾日後,Ivy還是決定拒絕廖。  而廖,雖然大概知道有白這個人,但仍沒有放棄追求,於是痛苦的Ivy決定將廖約出來說清楚。

 
「我知道有他的存在,但我不可能和他完全相同的,為什麼妳就不能給我個機會?

 
「我沒辦法那麼自私!畢竟我已經先喜歡他了,同一個類型的男生我只能喜歡一個,而我的選擇是他,對不起。」Ivy嘆了口氣後這樣說

 
「為什麼那如果我說我不會放棄呢?」廖依舊不死心的說

 
「不是你不好,是因為他對我而言太深刻了。  謝謝你這麼喜歡我,但就算你們倆同時出現,我也一定不會改變決定的。  對不起,請你放棄我吧!」Ivy含淚說完這些話就走了



 
之後MiaClaire 常看見Ivy上課心不在焉的在課本上寫了一些字句,不然就是靈魂不知道神遊到哪。  但共通點是—Ivy總是帶著很悲傷的表情。  有一天,當Ivy又在神遊時,Claire冷不防的問了句:

 
「白是怎樣的人阿妳真有那麼喜歡他?

  Ivy
聽了愣了一會,苦笑的說:

 
「白對我而言是一個很特別的人,我從高中就喜歡他了。  我們是很好的朋友,也同樣對籃球有特別的偏好,他是一個很可愛的男生喔,我最喜歡白微笑的時候了!  因為他笑的時候,我總感覺從他身上散發一道光芒,而那光芒是我一直想擁有的,所以我總想更靠近一些。  我以為換了新環境後可以遺忘白的,但看到廖之後又讓我想起了那種感覺,廖的輪廓有點神似白,所以當初我看到廖時非常震驚,但當我對白往日的愛慕感情被喚醒的同時,我卻發現我再也看不到那道光芒了,因為光芒只在白身上,所以才一直覺得很感傷。」

 
「既然如此,妳為什麼不將感覺告訴白?Mia接著問

 
「說了,有用嗎?Ivy依舊苦笑著

 
「至少妳會比較好過啊!  給自己定個期限吧!  不然看妳這樣,我們也會為妳擔心的。」Claire

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cky 的頭像
Becky

隨筆人生

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