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張羽恆,快點下來,上課快遲到了!」媽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來。

唉,怎麼那麼煩。又是一週的開始,身為高三生的我,理應對課業抱持著備戰的狀態,可是學測失利所帶來的打擊似乎就像個無底洞,每回想振作時又會想起那傷心的回憶。

是的,學測的前兩週,原先交往穩定的男朋友提出了分手的要求,說是為了我們的將來做打算才分開的,誰知道成績單寄發後,他如願的考上了第一志願的醫學院,而我卻和成大外文失之交臂。

「喔!我馬上就下去。」課業上的挫折就算了,當初分手的男友世安卻在這時和好朋友郁珊在一起,想到他們每天恩愛的模樣就令人難受,真想躲到個無人之地。

 

「羽恆,羽恆妳在發什麼呆呀?老師在叫妳!」

「啊?什麼?

「張羽恆,都快要考試了還不專心聽課!下課後來找我!」

「喔。」真糟糕,等會又免不了捱罵了。他們一定在笑我吧?怎麼會那麼的丟臉。

 

「張羽恆,妳是怎麼了?自從學測後就一直心不在焉的,這樣下去大考該怎麼辦呢?希望妳能快一點加把勁,跟上老師的複習進度,這樣才能考上理想的學校!」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「知道的話就快回去準備上課了!」

 

「羽恆妳還好吧?世安和我都很擔心妳耶!妳要加油喔,我們再一起去台大當同學。」郁珊挽著世安的手走來。世安的表情是如此得漫不經心,他已經不在乎我了吧?腦袋嗡嗡嗡的,完全沒辦法思考,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羞辱我?難道還想拿我當笑話看?

「對不起,我有點不舒服,幫我 和 老師說一下我去保健室休息喔!」

「可是......」沒等好友珮雯說完,便快速的離開教室。

 

心情不好時,我總習慣跑到頂樓吹吹風,看著天上漂浮的白雲,就會發現世事是如此的無常,什麼東西都不用太過於在乎。

「看來妳發現了一個好地方呢!這裡簡直安靜得可以睡午覺了!」

「嘿!陳融豪,你怎麼沒去上課?

「嗯哼?那妳呢?不也在這發呆?」聽到陳融豪這麼說,我噗嗤得笑了出來,氣氛也緩和了許多。

「我有個老師告訴我一個故事,一個中東國家的小男孩在織一條地毯,可是他一直都織不好,所以就很沮喪,他的媽媽見到他這樣難過就對他說『如果你不織完那條毯子,怎麼會知道,最初認為的失敗編織部分會使這條毯子變成獨一無二的美麗地毯?』很多事情,在現在而言可能是個折磨,但妳怎麼會知道,多年後再回頭看這件事時,這不會變成個寶貴經歷?」沒想到陳融豪會說出這些話來,心中的不開心好像一掃而空了。

「謝謝你,我覺得好多了。不過你確定你真的不回去上課?

「妳確定距離下課前十分鐘回教室還有用?

「也對。」暖暖陽光下,又一陣微風吹過,感覺人也幸運了起來。

 

「羽恆,妳剛才跑去哪啦?害我都快不知道該怎麼跟老師解釋了!」珮雯緊張得拉著我的手說。

「喔,沒有啦!我只是出去走走而已,別太擔心!」

「那就好!」



 

待續......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cky 的頭像
Becky

隨筆人生

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